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影院完整版_舜源專(zhuān)利事務(wù)所有限公司

亚洲va久久久噜噜噜久久,亚洲孰妇无码AV在线播放,亚洲色婷婷久久久综合日本,久久中精品中文字幕入口

 

電 話(huà)(傳真):0531-88881466 88551234
郵 箱sdsypatent@163.com 郵 編:250001
地 址:濟南市高新區舜華路2000號舜泰廣場(chǎng)2號樓2503室

秦強華等與景津公司專(zhuān)利侵權糾紛案

原告:秦強華

原告:皇甫京華

原告:北京中水長(cháng)固液分離技術(shù)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中水長(cháng)公司)

第一被告:邯鄲礦業(yè)集團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邯鄲礦業(yè)集團)

第二被告被告:景津壓濾機集團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景津集團)

一審法院: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

一審案號:(2008)石民五初字第00010

一審合議庭成員:程存杰、王玲麗、賈喜周

一審結案日期200877

二審法院: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

二審案號:(2009)冀民三終字第6

二審合議庭成員:陳振杰、張守軍、張曉梅

二審結案日期200939

發(fā)回重審一審案號:(2009)石民五初字第52

發(fā)回重審一審合議庭成員:馮孟杰、韓秋萍、張建國

發(fā)回重審一審結案日期:20091216

發(fā)回重審二審案號:2010)冀民三終字第23

發(fā)回重審二審合議庭成員:陳振杰、馮勝杰、宋青

發(fā)回重審二審結案日期:201089

案由:專(zhuān)利侵權糾紛(專(zhuān)利侵權判定)

關(guān)鍵詞:功能性技術(shù)特征保護范圍的確定、全面覆蓋原則、中止審理

涉案法條:《專(zhuān)利法》(2000年)第十一條第一款、第二十二條第三款、第五十七條第一款、第六十條、第六十三條第二款

《專(zhuān)利法實(shí)施細則》(2000年)第三十條

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審理專(zhuān)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(wèn)題的若干規定》第十一條第一款、第十七條第一款、第二十條第二款、第二十二條。

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審理專(zhuān)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(wèn)題的解釋》第四條

《民事訴訟法》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

爭議焦點(diǎn)

●確定專(zhuān)利保護范圍應遵循“以其權利要求的內容為準,說(shuō)明書(shū)及其附圖可以用于解釋權利要求”的原則,故涉案專(zhuān)利保護范圍應為權利要求書(shū)中明確記載的所有必要技術(shù)特征所確定的內容。當被控侵權物缺少其中至少一個(gè)技術(shù)特征時(shí),不構成專(zhuān)利權的侵犯。

●公知技術(shù)抗辯,是指被控侵權物與專(zhuān)利權利要求所記載的技術(shù)方案相同或者等同情況下,如果被告答辯并提供相應證據,證明被控侵權物與公知技術(shù)相同或者等同,則不構成專(zhuān)利侵權。

審判結論

駁回原告秦強華、皇甫京華、中水長(cháng)公司訴訟請求。

起訴及答辯

原告訴稱(chēng):專(zhuān)利權人秦強華、蔣軍于200373日向國家知識產(chǎn)權局提出了名稱(chēng)為“一種濾板分組拉開(kāi)合攏機構”的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申請,該申請于200424日公布,并于2007425日獲得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權,專(zhuān)利號是03148543.X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涉案專(zhuān)利)。2007830日,秦強華、蔣軍向國家知識產(chǎn)權局提出涉案專(zhuān)利的著(zhù)錄事項變更,2007年,該項申請被批準并予以公布,變更后的專(zhuān)利權人是秦強華和皇甫京華。200795日,專(zhuān)利權人與中水長(cháng)公司簽訂了實(shí)施許可協(xié)議并辦理專(zhuān)利實(shí)施許可備案手續,將涉案專(zhuān)利以獨占實(shí)施許可方式允許中水長(cháng)公司使用。自2005年起,原告發(fā)現第一被告制造、銷(xiāo)售涉嫌侵犯原告專(zhuān)利權的事實(shí),包括涉案侵權產(chǎn)品被第二被告使用的事實(shí)。因此請求法院依法判定:1.第一被告立即停止使用侵犯原告專(zhuān)利權的產(chǎn)品;2.第二被告立即停止制造、銷(xiāo)售侵犯原告專(zhuān)利權的產(chǎn)品;3.第二被告向第一和第二原告支付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申請公布后至專(zhuān)利授權前的使用費10萬(wàn)元人民幣;4. 景津公司向三原告賠償因專(zhuān)利侵權造成的損失740萬(wàn)元人民幣。5.第二被告向三原告支付用于制止侵權行為的費用(包括公證費、律師代理費等)共計人民幣44350元人民幣。

原告為支持自己的訴訟請求,向法院提交如下證據:

證據1ZL03148543.X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證書(shū),證明原告的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真實(shí)有效。

證據2ZL03148543.X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授權公告文本,證明原告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權的保護范圍。

證據3:專(zhuān)利登記簿副本,證明原告秦強華、皇甫京華為變更后的專(zhuān)利權人。

證據4:專(zhuān)利實(shí)施許可合同以及備案手續,證明原告中水長(cháng)公司享有專(zhuān)利獨占實(shí)施權。

證據5:專(zhuān)利檢索報告,證明原告專(zhuān)利的全部權利要求具有新穎性和創(chuàng )造性。

證據6:河北邯鄲市誠信公證處(2007)邯誠證字第2104號公證書(shū)。

證據7:景津公司加工承攬合同(NO.0006884)。

證據8:隔膜快干壓濾機技術(shù)協(xié)議(型號KZG250/1500-U)。

證據9:景津公司銷(xiāo)售的部分憑證。

以上證據6-9用于證明兩被告的侵權事實(shí)。

證據10:部分費用單據,證明原告為制止被告侵權支出的部分費用。

證據11:中水長(cháng)公司簡(jiǎn)介及產(chǎn)品說(shuō)明,證明專(zhuān)利部分是快速壓濾機產(chǎn)品的關(guān)鍵部件。

證據12:景津公司簡(jiǎn)介及產(chǎn)品說(shuō)明,證明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的關(guān)鍵部件落入原告專(zhuān)利權的保護范圍。

證據13:景津公司20071125日提交的投標文件,證明景津公司銷(xiāo)售侵權產(chǎn)品的事實(shí)。

證據14:景津公司自20075-20079月制造和銷(xiāo)售的涉嫌侵權產(chǎn)品的相關(guān)信息匯總表,證明其銷(xiāo)售侵權產(chǎn)品的數量。

證據15:北京市中信公證處(2007)京中信內經(jīng)證字00882號公證書(shū),證明景津公司的侵權事實(shí)。

證據16:中水長(cháng)公司2007年度KM快速壓濾機系列產(chǎn)品銷(xiāo)售利潤情況專(zhuān)項審計報告,證明中水長(cháng)公司的產(chǎn)品利潤。

證據17:原專(zhuān)利權人蔣軍與皇甫京華簽訂的《專(zhuān)利權轉讓協(xié)議書(shū)》,證明皇甫京華具備原告主體資格。

被告邯鄲礦業(yè)集團對原告提交證據的真實(shí)性、合法性、關(guān)聯(lián)性未提出異議。

被告景津公司對原告提交證據1-15的真實(shí)性不持異議,但是認為原告證據1-15不能證明其證明內容。對證據16審計報告,認為署名的注冊會(huì )計師孟學(xué)志超過(guò)70歲,按照有關(guān)規定不能繼續注冊,同時(shí)認為對產(chǎn)品利潤的核算未沖減管理費用和財務(wù)費用,在第二次開(kāi)庭后,被告景津公司又提出計算公式中使用“調減配套加計成本“方法有重大問(wèn)題,故審計報告內容缺乏合法性。景津集團認為當庭提交的證據17超過(guò)舉證期限,不予質(zhì)證。

為證明自己的抗辯主張,第二被告向法庭提交以下證據:

證據1:冶金工業(yè)出版社20001月出版的《新型實(shí)用過(guò)濾技術(shù)》,證明該技術(shù)表明的技術(shù)特征與涉案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特征相同。

證據2:過(guò)濾與分離期刊社出版的《過(guò)濾與分離》1998年第8期,證明該證據表明的技術(shù)特征與涉案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特征相同。

證據3:中國通用機械工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2008219日出具的“關(guān)于壓濾機分組拉開(kāi)及實(shí)際情況說(shuō)明”,證明涉案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于上世紀80年代初已在國內普遍使用。

證據4:機械部通用機械研究所19846月出版的《離心機分離機過(guò)濾機國外專(zhuān)利匯編》(下冊),證明該證據表明的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特征與涉案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特征相同。

證據5:河北省崇禮縣公證處出具的(2008)崇證民字第87號、第88號公證書(shū),證明涉案產(chǎn)品在原告專(zhuān)利申請日前已經(jīng)在國內公開(kāi)銷(xiāo)售。

證據6:國外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的權利要求書(shū)和說(shuō)明書(shū)中文譯文,證明國外專(zhuān)利與涉案專(zhuān)利具有相同的技術(shù)特征,國外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已在原告專(zhuān)利申請日前公開(kāi)發(fā)表。

證據7:專(zhuān)利權無(wú)效宣告受理通知書(shū)、郵件詳單、收費收據、郵件查詢(xún)結果,無(wú)效宣告請求書(shū),證明已提出無(wú)效宣告請求并被專(zhuān)利復審委受理,按照法律的相關(guān)規定,本案應中止審理。

第一被告未向法庭提交證據。

原告對第二被告提交的上述1、2、7證據的真實(shí)性予以確認,但是對證據3、4、5、6的真實(shí)性提出異議,上述證據不能證明第二被告使用的技術(shù)為公知技術(shù),不能中止本案的審理。

一審判決及理由

根據本案爭議的焦點(diǎn),一審法院認為:

一、關(guān)于原告主體資格問(wèn)題

原專(zhuān)利權人蔣軍已經(jīng)將專(zhuān)利權轉讓給本案原告皇甫京華,皇甫京華和秦強華成為本案專(zhuān)利的共同所有人,且根據《專(zhuān)利權轉讓協(xié)議》,蔣軍將專(zhuān)利項下所有權利全部轉讓給皇甫京華,故皇甫京華具備原告資格。

二、關(guān)于景津集團生產(chǎn)銷(xiāo)售的隔膜快干壓濾機產(chǎn)品是否構成對原告專(zhuān)利權的侵權問(wèn)題

原告專(zhuān)利權權利要求1包括以下技術(shù)特征:A、由濾板、驅動(dòng)濾板、動(dòng)力裝置組成;B、由濾板組成濾板組;C、在濾板組之間至少有一個(gè)驅動(dòng)濾板;D、驅動(dòng)濾板由動(dòng)力裝置驅動(dòng);E、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。根據查明的事實(shí),景津集團生產(chǎn)的隔膜快干壓濾機中的拉開(kāi)合攏機構也具有上述A-E全部五個(gè)技術(shù)特征,因此景津公司構成專(zhuān)利侵權,依法應當承擔法律責任。

三、關(guān)于損害賠償數額的認定

按照法庭查明的事實(shí),20075月至20079月期間,景津集團銷(xiāo)售74臺涉嫌侵權產(chǎn)品,根據原告主張的賠償數額740萬(wàn)元除以74臺臺數,每臺利潤是10萬(wàn)元,法院考慮到專(zhuān)利產(chǎn)品并非壓濾機產(chǎn)品的全部,故原告主張是合理的,應予以支持。原告提出的為制止侵權支出的合理費用43350元,法院認為該項支出與本案有關(guān),按照《專(zhuān)利法》第六十條、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審理專(zhuān)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(wèn)題的若干規定》第二十二條之規定,認定被告應當支付該項費用。

原告提交的審計報告經(jīng)過(guò)庭審質(zhì)證,鑒定人員出庭接受了質(zhì)證,未有不妥之處,景津公司對其異議未提供證據,故對此異議法院不予支持。

四、關(guān)于邯鄲礦業(yè)集團是否構成侵權及是否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的問(wèn)題

本案中,邯鄲礦業(yè)集團是在原告專(zhuān)利權授權后為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的目的未經(jīng)專(zhuān)利權人許可適用景津集團生產(chǎn)的侵權產(chǎn)品,根據《專(zhuān)利法》第十一條第一款和第六十三條第二款之規定,邯鄲礦業(yè)集團構成專(zhuān)利侵權,但是其購買(mǎi)之前對其購買(mǎi)產(chǎn)品侵權事實(shí)并不知曉,因此無(wú)需承擔賠償責任,但是在專(zhuān)利授權之后應停止對該產(chǎn)品的使用。

綜上,判決如下:

被告邯鄲礦業(yè)集團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被告景津集團生產(chǎn)銷(xiāo)售的侵犯專(zhuān)利權的隔膜快干壓濾機產(chǎn)品;

被告景津集團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侵犯原告專(zhuān)利權的隔膜快干壓濾機產(chǎn)品;

被告景津集團賠償三原告經(jīng)濟損失740萬(wàn)元以及為制止侵權支出的合理費用43350元,合計7443350元。

本案受理費用63910.45元由被告景津集團承擔。

上訴理由

景津集團不服上述一審判決,向二審法院提起上訴,請求撤銷(xiāo)一審判決,依法認定上訴人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快干式自動(dòng)壓濾機的行為不構成專(zhuān)利侵權。理由是:一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(shí)錯誤。1、關(guān)于原審原告主體資格問(wèn)題。首先,專(zhuān)利實(shí)施許可合同本身存在瑕疵,其內容前后矛盾,其真實(shí)性不能確認。其次,原審證據4中“實(shí)施許可備案證明”中存在疑點(diǎn),在疑點(diǎn)尚未查清的前提下,認定中水長(cháng)公司具有原告訴訟主體資格顯屬不當。2、上訴人對原審原告所提交的證據5、10 11的真實(shí)性和關(guān)聯(lián)性存在異議。3、上訴人生產(chǎn)的產(chǎn)品源于公知技術(shù)。在上訴人使用在先公開(kāi)技術(shù)進(jìn)行生產(chǎn)的產(chǎn)品并不構成對被上訴人專(zhuān)利權的侵犯。4、被上訴人的專(zhuān)利是對公知技術(shù)的重復,不符合專(zhuān)利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的授權條件。因此,上訴人依法提出專(zhuān)利權無(wú)效宣告請求,以保護公眾權益不受侵害。5、上訴人在專(zhuān)利申請日前就生產(chǎn)了相同的產(chǎn)品。6、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缺少權利要求1中的必要技術(shù)特征。其中“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和合攏”一句是采用功能性語(yǔ)言對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方案中濾板的開(kāi)、合機構進(jìn)行了限定,而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濾板開(kāi)合的動(dòng)作首先是由壓緊板實(shí)現的,驅動(dòng)板只是配合壓緊板實(shí)現部分濾板的打開(kāi)與合攏,故就功能而言,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的驅動(dòng)板不具有自主實(shí)現濾板組開(kāi)合的功能,在不符合全面覆蓋原則前提下不構成專(zhuān)利侵權。二、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。原審判決認為“原告為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,根據最高人民法院《關(guān)于審理專(zhuān)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(wèn)題的若干規定》第十一條的規定,本源決定不中止審理”,顯然,此處存在法律適用上的錯誤。

二審查明事實(shí)

二審上訴過(guò)程中,上訴人提交了以下三份新證據:證據8-ZL99206578.X的實(shí)用新型專(zhuān)利公告文件,公開(kāi)日是2001110日。證據9-ZL01249213.2的實(shí)用新型專(zhuān)利公告文件,公告日為2002529日。證據10-《過(guò)濾與分離》2002年第一期,出版日期是20023月。以上三份證據用于證明涉嫌侵權產(chǎn)品使用的是現有技術(shù)。

二審判決及理由

二審法院認為,原審判決所依據的會(huì )計師事務(wù)所作出的《審計報告》為中水長(cháng)公司單方提供委托,原審被告對此不予認可,該報告的兩名鑒定人中,有一名沒(méi)有向原審法庭提交執業(yè)證書(shū),鑒定人的鑒定資格不符合法律規定,因此,其參與作出的《審計報告》不足以作為認定賠償數額的依據,原審判決在賠償數額認定問(wèn)題上,認定事實(shí)不清,因此,二審法院依據《民事訴訟法》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(三)項規定,裁定如下: 1、撤銷(xiāo)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(2008)石民五初字第00010號民事判決;2、發(fā)回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重審。

發(fā)回重審一審事實(shí)認定

發(fā)回重審后,第二被告景津公司提交了以下8份補充證據:

證據1ZL00252394.9、授權公告日是20011128日的實(shí)用新型專(zhuān)利說(shuō)明書(shū)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水口山專(zhuān)利),證明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使用的技術(shù)是公知技術(shù)。

證據2:檢索報告,證明ZL00252394.9號專(zhuān)利因未交年費失效。

證據3:《過(guò)濾與分離》1998年第三期,證明被控產(chǎn)品使用的是公知技術(shù)方案。

證據4:公開(kāi)出版物發(fā)表的日本專(zhuān)利,專(zhuān)利號是特開(kāi)平8-117512號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日本專(zhuān)利),證明原告專(zhuān)利不符合授權條件。

證據5-7:專(zhuān)利無(wú)效宣告請求書(shū);無(wú)效宣告請求受理通知書(shū);無(wú)效宣告請求口頭審理通知書(shū),證明涉案專(zhuān)利已被提起無(wú)效宣告請求、符合受理條件且被專(zhuān)利復審委受理。

證據8:原告專(zhuān)利公開(kāi)文本,證明原告專(zhuān)利不符合專(zhuān)利法第33條規定的授權條件。

原告對被告景津公司提交證據1、2、7的真實(shí)性予以確認,對證據3-6的真實(shí)性提出異議,認為證據3是證人證言,沒(méi)有簽名,證據4屬于內部資料,非公開(kāi)出版物,證據5沒(méi)有原件,真實(shí)性無(wú)法認定,證據6是翻譯資料,沒(méi)有原件,上述證據不能證明被告景津公司使用的是公知技術(shù),本案不應當中止審理。

原告對補交證據質(zhì)證意見(jiàn)是對證據的真實(shí)性沒(méi)有異議,但是和本案沒(méi)有關(guān)聯(lián)性。

被告邯鄲礦業(yè)集團沒(méi)有發(fā)表質(zhì)證意見(jiàn)。

經(jīng)審理查明:涉案專(zhuān)利權的獲得、專(zhuān)利權的轉讓和中水長(cháng)公司獨占實(shí)施許可權的獲得情況與前述相同。

水口山專(zhuān)利授權公告日是20011128日,專(zhuān)利權終止于2005216日,專(zhuān)利號是00252394.9。

日本專(zhuān)利申請日是19941020日,公開(kāi)日是1996514日,發(fā)明名稱(chēng)是“壓濾機”。

以上事實(shí)由景津公司補充證據1、2、4支持。

在本案原審過(guò)程中,原告單方委托會(huì )計師事務(wù)所作出的《審計報告》因系單方委托,被告景津公司不予認可,且鑒定人鑒定資格不符合法律規定,故本案發(fā)回重審后,原告申請法院對其提出的賠償數額重新進(jìn)行鑒定。

中水長(cháng)公司為本案支出調查取證費4350元、律師費40000元,合計44350元,該事實(shí)由原告證據10支持。

發(fā)回重審一審判決及理由

一審法院認為:原告系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,按照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審理專(zhuān)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(wèn)題的若干規定》第十一條規定,本案可以不終止審理。

一、關(guān)于皇甫京華、中水長(cháng)公司的原告主體資格問(wèn)題

按照《專(zhuān)利權轉讓協(xié)議》,皇甫京華具備原告資格,而中水長(cháng)公司作為獨占實(shí)施許可合同的獨占許可人,系利害關(guān)系人,有權提起訴訟。

二、關(guān)于景津公司生產(chǎn)銷(xiāo)售的隔膜快干壓濾機產(chǎn)品是否為公知技術(shù)、是否侵犯原告專(zhuān)利權以及原告專(zhuān)利權的保護范圍

原告專(zhuān)利權利要求1是獨立權利要求,包含了該專(zhuān)利的全部技術(shù)特征,亦即該專(zhuān)利的最大保護范圍。該專(zhuān)利的全部必要技術(shù)特征為:A、由濾板、驅動(dòng)濾板、動(dòng)力裝置組成;B、由濾板組成濾板組;C、在濾板組之間有驅動(dòng)濾板;D、驅動(dòng)濾板由動(dòng)力裝置驅動(dòng);E、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。

水口山專(zhuān)利名稱(chēng)是“一種具有側拖機構的濾板二分開(kāi)閉壓濾機”,其技術(shù)方案是:A、由濾板、驅動(dòng)濾板、動(dòng)力裝置組成;B、濾板組成濾板組;C、在濾板組之間有驅動(dòng)濾板;D、驅動(dòng)濾板由動(dòng)力裝置驅動(dòng);F、活動(dòng)壓板單元、驅動(dòng)濾板與活動(dòng)壓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。

日本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方案為:A、有濾板(固定濾板與可動(dòng)濾板之間的壓榨濾板與普通濾板)、驅動(dòng)濾板(可動(dòng)濾板)、動(dòng)力裝置(濾板緊閉、開(kāi)啟裝置)組成;B、由濾板組成濾板組;C、在濾板組之間有驅動(dòng)濾板;D、驅動(dòng)濾板由動(dòng)力裝置驅動(dòng);E、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。

被告景津公司生產(chǎn)的隔膜快干壓濾機中的濾板拉開(kāi)合攏機構的技術(shù)方案是:A、由濾板、驅動(dòng)濾板組成;B、濾板組成濾板組;C、在濾板組之間有驅動(dòng)濾板;D、驅動(dòng)濾板由動(dòng)力裝置驅動(dòng);F、活動(dòng)壓板單元、驅動(dòng)濾板與活動(dòng)壓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。

從以上對比可見(jiàn),原告專(zhuān)利、日本專(zhuān)利都具備A、B、C、D、E;被告景津公司的產(chǎn)品、水口山專(zhuān)利都具備A、B、C、D、F。原告專(zhuān)利與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及水口山專(zhuān)利對比,景津公司及水口山專(zhuān)利缺少技術(shù)特征E,多了技術(shù)特征F,即多設置了活動(dòng)壓板單元。景津公司的產(chǎn)品及水口山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中,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是驅動(dòng)濾板與活動(dòng)壓板配合,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。水口山專(zhuān)利在涉案專(zhuān)利申請日之前已經(jīng)公開(kāi),系專(zhuān)利法意義上的公知技術(shù),景津公司的產(chǎn)品與公知技術(shù)方案相同,不侵犯原告專(zhuān)利權。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與原告專(zhuān)利不相同、也不等同,不侵犯原告的專(zhuān)利權。

三、關(guān)于賠償數額

賠償是在侵權事實(shí)存在的前提下發(fā)生的,本案被告景津公司并不侵犯原告專(zhuān)利權,故不存在賠償問(wèn)題,也不存在原告提出的對賠償數額進(jìn)行審計鑒定的問(wèn)題。

原告為制止侵權支出的合理費用43350元、由景津公司支付的訴訟請求于法無(wú)據,依法不予支持。因為景津公司不侵犯原告專(zhuān)利權,作為涉案侵權產(chǎn)品的購買(mǎi)方邯鄲礦業(yè)集團也不侵犯原告專(zhuān)利權,原告關(guān)于邯鄲礦業(yè)集團停止侵犯其專(zhuān)利權的訴訟請求,依法予以駁回。據此,判決如下:

駁回原告秦強華、皇甫京華、中水長(cháng)公司訴訟請求。

案件受理費63910.4元由原告秦強華、皇甫京華、中水長(cháng)公司承擔。

發(fā)回重審上訴理由

原告秦強華、皇甫京華和中水長(cháng)公司不服一審判決,向二審法院提起上訴。上訴理由是:一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(shí)錯誤。1、原判決認定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的特點(diǎn)是“各濾板組拉開(kāi)、合攏是由活動(dòng)壓板與驅動(dòng)濾板共同完成”是不正確的,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中的“活動(dòng)壓板往復運動(dòng)”,僅僅可以實(shí)現拉開(kāi)壓濾機第一組濾板,在一個(gè)工作流程完成后使壓濾機的全部濾板合攏的功能,而不能夠實(shí)現壓濾機在工作過(guò)程中每個(gè)環(huán)節可以任意往復使濾板組全部拉開(kāi)或者合攏。2、原判決對已有技術(shù)文獻披露事實(shí)認定錯誤。1)原判決關(guān)于“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、水口山專(zhuān)利產(chǎn)品具有的技術(shù)特點(diǎn)相同”認定錯誤。景津公司具有技術(shù)特征A(濾板)、B(驅動(dòng)濾板)、C(動(dòng)力裝置(電動(dòng)機))、D(濾板組成濾板組)、E(濾板組之間至少有一個(gè)驅動(dòng)濾板)、F(驅動(dòng)濾板由動(dòng)力裝置驅動(dòng))、G(驅動(dòng)過(guò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)的特征,而水口山專(zhuān)利產(chǎn)品僅僅具備了A、D兩個(gè)技術(shù)特征。2)原判決對于原告專(zhuān)利與已有技術(shù)“日本專(zhuān)利都具備技術(shù)特征A、B、C、D、E”認定錯誤。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技術(shù)方案與日本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方案相比是不同的技術(shù)方案。原判決認定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與公知技術(shù)方案相同,不侵犯原告專(zhuān)利權也是錯誤的。3)原告專(zhuān)利的必要技術(shù)特征已經(jīng)被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完全覆蓋,即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具備原告專(zhuān)利全部技術(shù)特征A-G。關(guān)于活動(dòng)壓板,是任何一臺壓濾機都必備的組件,它開(kāi)啟的同時(shí)帶動(dòng)一組濾板拉開(kāi)也屬于公知技術(shù),原告的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方案并未強調全部濾板組都是通過(guò)驅動(dòng)濾板拉開(kāi)、合攏,其實(shí),在原告專(zhuān)利實(shí)施例中,也闡述了活動(dòng)壓板先拉開(kāi)第一組濾板,但由于這是公知技術(shù),且已由水口山專(zhuān)利描述,因此,原告專(zhuān)利保護范圍僅限于當活動(dòng)壓板將第一組濾板拉開(kāi)后,其他濾板拉開(kāi)、合攏是由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拉開(kāi)、合攏的,此時(shí)濾板組的拉開(kāi)、合攏與活動(dòng)壓板無(wú)關(guān)。而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也是由活動(dòng)壓板拉開(kāi)第一組后,由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其他濾板組拉開(kāi)、合攏,因此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的技術(shù)方案完全落入涉案專(zhuān)利保護范圍,構成專(zhuān)利侵權。二、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。1、已有技術(shù)抗辯的前提是景津公司技術(shù)應當是來(lái)源于一項完整的技術(shù),但從原判決認定的事實(shí)分析,景津公司產(chǎn)品與其抗辯引用的全部已有技術(shù)均不相同也不等同。2、對專(zhuān)利侵權案件的審理范圍是判斷被告的產(chǎn)品是否落入原告專(zhuān)利的保護范圍,但原審判決卻將原告專(zhuān)利與一篇已有技術(shù)文獻對比,再將其與另外一篇已有技術(shù)對比得出了被告不侵權的結論,不僅推理邏輯錯誤,擴大了審理范圍,同時(shí)對已有技術(shù)內容的認定也不正確,最終導致了判決結論的錯誤,也同樣屬于適用法律錯誤。三、原審程序有違法之處。本案發(fā)回重申后開(kāi)庭時(shí),原告才收到被告提交的補充證據,此時(shí)已超過(guò)舉證期限,原告無(wú)法進(jìn)行質(zhì)證,且在發(fā)回重申后開(kāi)庭時(shí),被告才首次進(jìn)行了“沒(méi)有覆蓋原告專(zhuān)利必要技術(shù)特征”的答辯,之前從來(lái)沒(méi)有提出過(guò)該答辯意見(jiàn)。

針對上訴人的上訴請求及理由,被上訴人答辯稱(chēng):一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(shí)正確。1、原審判決對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技術(shù)特征認定正確。因為無(wú)論是在上訴人的專(zhuān)利中還是原審判決中,各組濾板的拉開(kāi)與合攏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動(dòng)作,而是壓濾機從閉合狀態(tài)到逐組打開(kāi)到最后合攏一個(gè)工作循環(huán)的組成部分。在被控產(chǎn)品中,活動(dòng)壓板的運動(dòng)是濾板逐組打開(kāi)的前提條件。原審判決認為被控產(chǎn)品中作為一個(gè)工作循環(huán),各組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是由活動(dòng)壓板與驅動(dòng)濾板配合共同完成的并無(wú)不當。上訴人將壓濾機的完整工作循環(huán)分解成若干個(gè)獨立的動(dòng)作,再以個(gè)別動(dòng)作的直接驅動(dòng)力來(lái)源于驅動(dòng)濾板來(lái)否定活動(dòng)壓板的作用,這種認知方式不但有悖于該技術(shù)領(lǐng)域技術(shù)人員的常規理解習慣,甚至與其專(zhuān)利權利要求1的敘述方式自相矛盾。2、原審判決對公知技術(shù)特征認定正確。

1)關(guān)于上訴人所述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具備的A-G七個(gè)技術(shù)特征。首先應當指出的是,被答辯人的編號與原審判決并不一致,其編號A、B、C在原審判決中合并為技術(shù)特征A。原審判決認定被控產(chǎn)品中不具有技術(shù)特征E——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,代之以技術(shù)特征F——驅動(dòng)濾板與活動(dòng)壓板單元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。被上訴人完全認同原審判決對該事實(shí)的的認定。首先,上述特征E、F均屬于對于產(chǎn)品工作狀態(tài)的描述,或者說(shuō)是對產(chǎn)品功能的描述,對于權利要求中功能性描述的技術(shù)特征的理解,必須結合發(fā)明主題加以解讀。具體到本案,發(fā)明主題是“一種濾板分組拉開(kāi)合攏機構”而不是“一種濾板組的拉開(kāi)合攏機構”,因此該專(zhuān)利權利要求中特征E“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”必然是指各個(gè)濾板組依次拉開(kāi)或合攏的全部動(dòng)作,而不是其中某一個(gè)濾板組的孤立的拉開(kāi)與合攏動(dòng)作,即:專(zhuān)利中各個(gè)濾板組的分組拉開(kāi)與合攏是由驅動(dòng)濾板獨立完成的。其次,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中各個(gè)濾板組依次拉開(kāi)與合攏必須依靠活動(dòng)壓板的左右移動(dòng)方能全部實(shí)現——即“驅動(dòng)濾板與活動(dòng)壓板單元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”。顯然,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的特征F與專(zhuān)利中的特征E有著(zhù)本質(zhì)的區別。

2) 關(guān)于水口山技術(shù)僅具有A、D兩個(gè)技術(shù)特征。首先,上訴人有意混淆了技術(shù)特征對比與文字記述方式對比這兩個(gè)不同的概念。在專(zhuān)利侵權訴訟中正確的比對方法是技術(shù)方案的對比,對比中無(wú)需考慮對于相同技術(shù)方案的描述用語(yǔ)之差異。

上訴人認為水口山技術(shù)方案中不具有特征A中的驅動(dòng)濾板(即上訴狀中的特征B)和動(dòng)力裝置(即上訴狀中特征C);不具有特征C-濾板組之間至少有一個(gè)驅動(dòng)濾板(即上訴狀中特征E);不具有特征D-驅動(dòng)濾板由動(dòng)力裝置驅動(dòng)(即上訴狀中特征F);不具有特征E-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,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(即上訴狀中特征G)。

關(guān)于特征A之驅動(dòng)濾板,被上訴人認為所謂驅動(dòng)濾板,它是濾板中的一塊(或幾塊)濾板,該濾板獲得外來(lái)動(dòng)力,在外來(lái)動(dòng)力的作用下向左或/和向右移動(dòng),并帶動(dòng)其兩側的其它濾板共同移動(dòng)。根據該定義,水口山專(zhuān)利中描述的第(n 1/2塊濾板即為驅動(dòng)濾板。至于上訴人所稱(chēng)“驅動(dòng)濾板是指必須能帶動(dòng)濾板組同時(shí)實(shí)現往復的拉開(kāi)與合攏”,該解釋在專(zhuān)利說(shuō)明書(shū)中并不存在,在技術(shù)上也說(shuō)不通——往復兩個(gè)動(dòng)作不可能同時(shí)完成,打開(kāi)與合攏兩種狀態(tài)也不會(huì )在一個(gè)濾板組中同時(shí)實(shí)現。

關(guān)于特征A之動(dòng)力裝置,被上訴人認為在專(zhuān)利的權利要求1中并沒(méi)有對于動(dòng)力裝置作出任何下位概念的限定——例如動(dòng)力裝置是電動(dòng)機,在專(zhuān)利侵權訴訟中,被答辯人對其專(zhuān)利權利要求內容的解釋不能超出專(zhuān)利公告文件的原始記載。此外,水口山技術(shù)中的主油缸和副油缸作為執行部件,該執行部件的源動(dòng)力同樣是電動(dòng)機,這是本領(lǐng)域的公知常識。因此,被答辯人關(guān)于水口山技術(shù)中沒(méi)有動(dòng)力裝置的陳述不能成立。

關(guān)于特征C,被上訴人認為,僅由水口山專(zhuān)利的附圖1即可直觀(guān)的看出:濾板分成左右兩組,在兩組濾板之間設置的第(n 1/2塊濾板即驅動(dòng)濾板。

關(guān)于特征D,驅動(dòng)濾板即第(n 1/2塊濾板有動(dòng)力裝置驅動(dòng)的理由前已述及,不贅述。

關(guān)于特征E-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,被上訴人認為:水口山專(zhuān)利說(shuō)明書(shū)第4頁(yè)倒數第8行起有如下描述:“主動(dòng)鏈條11和被動(dòng)鏈條15隨著(zhù)主動(dòng)鏈輪8和被動(dòng)鏈輪14轉動(dòng),從第(n 1)/2塊濾板的兩側拖動(dòng)尾列(n 1)/2塊濾板同步移動(dòng)、等距拉開(kāi),并在逐塊拉開(kāi)尾列濾板的過(guò)程中,將首列(n-1)/2塊濾板逐塊擠攏”。顯然在水口山技術(shù)中,驅動(dòng)濾板具有在打開(kāi)左側濾板組的同時(shí)合攏右側濾板組的功能,但是如前所述,就各個(gè)濾板組依次打開(kāi)與合攏的整個(gè)過(guò)程而言,水口山技術(shù)具有特征F-活動(dòng)壓板與驅動(dòng)濾板共同作用,實(shí)現各濾板組的依次打開(kāi)與合攏。

3)日本專(zhuān)利與上訴人專(zhuān)利相比是不同的技術(shù)方案;在專(zhuān)利侵權訴訟中,兩技術(shù)方案是否相同的認定,并不需要將兩產(chǎn)品的全部特征進(jìn)行比對,而是只將被比技術(shù)方案與專(zhuān)利權利要求中記載的技術(shù)特征相關(guān)的內容進(jìn)行比對。在本案中:

上訴人認為在本專(zhuān)利中不具有驅動(dòng)濾板,可動(dòng)濾板相當于公知技術(shù)中的活動(dòng)壓板。對此,被上訴人認為:首先,濾板與壓板的區別顯而易見(jiàn),故不再贅述;其次,日本專(zhuān)利中標號4547的是驅動(dòng)濾板,該部件在動(dòng)力裝置作用下左右移動(dòng),進(jìn)而實(shí)現對其兩側濾板的拉開(kāi)與合攏。

上訴人認為在本專(zhuān)利中不具有動(dòng)力裝置。對此被上訴人認為:即便在被上訴人提交的翻譯件中也有關(guān)于驅動(dòng)濾板45、47在動(dòng)力裝置78作用下動(dòng)作的表述,因此,上訴人的陳述顯然不能成立。至于上訴人將動(dòng)力裝置解釋為“電動(dòng)機”的錯誤被上訴人此前已經(jīng)述及,不贅述。

上訴人認為:日本專(zhuān)利中沒(méi)有“在濾板組之間至少有一個(gè)驅動(dòng)濾板”這一特征。對此被上訴人認為日本專(zhuān)利第83頁(yè)右欄最后一個(gè)自然段以及說(shuō)明書(shū)附圖1、2、3、4中給出的結構形式足以反駁被答辯人的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上訴人認為:日本專(zhuān)利中沒(méi)有“驅動(dòng)濾板由動(dòng)力裝置驅動(dòng)”和“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”這樣的技術(shù)特征。對此,被上訴人認為:從日本專(zhuān)利的附圖1(或3)可以清楚的看到動(dòng)力裝置78通過(guò)連接裝置將動(dòng)力傳遞到驅動(dòng)濾板4547上,驅動(dòng)其運動(dòng),并由此帶動(dòng)位于驅動(dòng)濾板兩側的濾板組(由濾板424組成)打開(kāi)與合攏。

綜上,上訴人專(zhuān)利的技術(shù)特征已被日本專(zhuān)利的相應技術(shù)特征全面覆蓋。

4)被控產(chǎn)品與水口山技術(shù)和日本專(zhuān)利均不相同。上訴人認為:被控產(chǎn)品與水口山技術(shù)和日本專(zhuān)利均不相同。關(guān)于被控產(chǎn)品與水口山技術(shù)是否相同,被上訴人認為,兩技術(shù)方案的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特征完全一致,即:均為壓濾機分組拉開(kāi)合攏裝置;均由濾板、驅動(dòng)濾板和動(dòng)力裝置組成;濾板組均由濾板組成;在濾板組之間均設置了驅動(dòng)濾板;驅動(dòng)濾板均由動(dòng)力裝置驅動(dòng);均設置了活動(dòng)壓板單元;均采用了驅動(dòng)濾板與活動(dòng)壓板單元配合配合實(shí)現濾板組的依次拉開(kāi)與合攏動(dòng)作。

二、原審判決適用法律正確。判斷被控侵權物與專(zhuān)利是否相同,是看被控侵權物中是否包含了專(zhuān)利權利要求中記載的全部必要技術(shù)特征;同理,判斷被控侵權物是否屬于現有技術(shù),也是將被控產(chǎn)品中與專(zhuān)利權利要求中記載的必要技術(shù)特征相關(guān)的特征與現有技術(shù)進(jìn)行比對,若相應的技術(shù)特征一致,則被控侵權物屬于公知技術(shù)自由使用范疇,不構成專(zhuān)利侵權。原審判決嚴格遵守了該比對程序,并不存在適用法律錯誤的問(wèn)題。相反,上訴人所謂“已有技術(shù)抗辯的前提是被告的產(chǎn)品應當是來(lái)源于一項完整的技術(shù)”的解讀于法無(wú)據,并且導致在專(zhuān)利侵權判斷中對技術(shù)方案理解的雙重標準。

三、原審法院審理程序合法

根據《民訴法》規定當事人在法庭上可以提出新的證據。原審法院在發(fā)回重審階段接受答辯人發(fā)現的新證據,交由被答辯人質(zhì)證后作為認定事實(shí)的依據并無(wú)不當。

四、上訴人專(zhuān)利不符合專(zhuān)利授權條件

2009129日國家知識產(chǎn)權局專(zhuān)利復審委員會(huì )發(fā)出第14229

號《無(wú)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書(shū)》,宣告該專(zhuān)利全部無(wú)效,其理由是該專(zhuān)利不具有新穎性和創(chuàng )造性。

綜上所述,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于法無(wú)據,與事實(shí)不符,請求二審法院依法駁回請上訴請求,維護被上訴人合理使用公知技術(shù)的合法權益不受侵犯。

發(fā)回重申二審查明事實(shí)

二審中,雙方當事人未提交新的證據。

經(jīng)審理查明:景津公司生產(chǎn)和銷(xiāo)售的涉案侵權產(chǎn)品各組濾板分別拉開(kāi)、合攏的動(dòng)作技術(shù)特征是:1)壓濾機各組濾板全部合攏:活動(dòng)壓板將三組濾板壓靠在其與固定壓板之間。2)壓濾機第一組濾板打開(kāi),活動(dòng)壓板向右移動(dòng),帶動(dòng)第一組濾板打開(kāi)。3)壓濾機第一組濾板合攏,同時(shí)第二組濾板向右移動(dòng),在合攏第一組濾板同時(shí),打開(kāi)第二組濾板。4)壓濾機第二組濾板合攏,同時(shí)第三組濾板打開(kāi),動(dòng)力裝置帶動(dòng)驅動(dòng)濾板左移,在合攏第二組濾板的同時(shí),打開(kāi)第三組濾板。5)壓濾機第三組濾板合攏,活動(dòng)壓板左移合攏第三組濾板。

另查明,二審中被上訴人景津公司提交了國家知識產(chǎn)權局專(zhuān)利復審委員會(huì )第14229號無(wú)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書(shū),對秦強華、皇甫京華享有專(zhuān)利權的涉案專(zhuān)利宣告全部無(wú)效。對于該決定,秦強華、皇甫京華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名法院提起行政訴訟,并申請終止審理。

二審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實(shí)與原審查明一致。

發(fā)回重申二審判決及理由

二審法院認為:雙方爭議的主要焦點(diǎn)是被上訴人景津公司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的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使用的是否是現有技術(shù),景津公司是否構成侵權。

上訴人提交的證據顯示,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各組濾板分別拉開(kāi)與合攏的動(dòng)作如下:第一步,活動(dòng)壓板向右移動(dòng),打開(kāi)第一組濾板;第二步,動(dòng)力裝置帶動(dòng)驅動(dòng)濾板左移,在合攏第一組濾板的同時(shí)打開(kāi)第二組濾板;第三步,動(dòng)力裝置帶動(dòng)左側驅動(dòng)濾板左移,在合攏第二組濾板的同時(shí)打開(kāi)第三組濾板;第四步,活動(dòng)壓板左移,合攏第三組濾板。

根據該過(guò)程,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的各組濾板的拉開(kāi)與合攏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動(dòng)作,而是壓濾機從閉合狀態(tài)到逐組打開(kāi)到最后合攏一個(gè)工作循環(huán)的組成部分。在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中,活動(dòng)壓板的運動(dòng)是濾板逐組打開(kāi)的前提條件。因此,原審判決認為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中作為一個(gè)工作循環(huán),各組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是由活動(dòng)壓板與驅動(dòng)濾板配合共同完成的并無(wú)不當。上訴人將壓濾機的完整工作循環(huán)分解成若干獨立的動(dòng)作,再以個(gè)別動(dòng)作的直接驅動(dòng)力來(lái)源于驅動(dòng)濾板來(lái)否定活動(dòng)壓板的作用,有悖于該技術(shù)領(lǐng)域技術(shù)人員的常規理解習慣。

關(guān)于被上訴人景津公司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的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使用的是否是公知技術(shù)。1、關(guān)于水口山專(zhuān)利是否具備技術(shù)特征B 驅動(dòng)濾板!膀寗(dòng)濾板”是指在外來(lái)動(dòng)力作用下運動(dòng),并可以帶動(dòng)其他濾板共同運動(dòng)的濾板。水口山專(zhuān)利中的“第(n 1/2塊濾板”即為驅動(dòng)濾板!暗冢n 1/2塊濾板”的動(dòng)作方式及其作用完全符合“驅動(dòng)濾板”的定義。2、關(guān)于水口山專(zhuān)利是否具備技術(shù)特征C動(dòng)力裝置!皠(dòng)力裝置”是指能夠為驅動(dòng)濾板提供動(dòng)力的設備,既包括權利要求2中優(yōu)選的電動(dòng)機和液壓馬達,也包括水口山專(zhuān)利中公開(kāi)的主油缸和副油缸,水口山專(zhuān)利中記載的“主油缸和副油缸”正是為第(n 1/2塊濾板-即驅動(dòng)濾板,提供動(dòng)力的動(dòng)力裝置。3、關(guān)于水口山專(zhuān)利是否具備技術(shù)特征E濾板組之間有驅動(dòng)濾板。根據上述分析,水口山專(zhuān)利在第(n 1/2塊濾板兩側對稱(chēng)設置牽引件,設置有牽引件的、位于濾板組之間的該濾板,即是驅動(dòng)濾板。4、關(guān)于水口山專(zhuān)利是否具備技術(shù)特征G活動(dòng)壓板和驅動(dòng)濾板配合實(shí)現各濾板組的拉開(kāi)和合攏。水口山專(zhuān)利給出了現有技術(shù)中的一個(gè)關(guān)于壓濾機由活動(dòng)壓板和驅動(dòng)濾板(第(n 1/2塊濾板)配合實(shí)現各濾板組的拉開(kāi)、合攏的技術(shù)方案。

關(guān)于已有技術(shù)是否具有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這一技術(shù)特征。首先,“驅動(dòng)濾板往復運動(dòng)”是指驅動(dòng)濾板在動(dòng)力作用下可以分為左右兩個(gè)方向運動(dòng)。在本案中,水口山專(zhuān)利中的第(n 1/2塊濾板符合該定義。其次,“帶動(dòng)濾板組實(shí)現濾板的拉開(kāi)、合攏”是指在驅動(dòng)濾板的運動(dòng)過(guò)程中,能夠完成濾板組拉開(kāi)或者合攏的任務(wù)。水口山專(zhuān)利中的第(n 1/2塊濾板完成了上述任務(wù)。景津公司生產(chǎn)的隔膜式快干壓濾機技術(shù)內容來(lái)源于水口山專(zhuān)利,該技術(shù)先于上訴人的涉案專(zhuān)利,具有壓濾機拉開(kāi)、合攏機構的技術(shù)方案。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的技術(shù)特征與水口山專(zhuān)利現有技術(shù)方案中的相應技術(shù)特征并無(wú)實(shí)質(zhì)性差異,故應當認定景津公司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所實(shí)施的技術(shù)是現有技術(shù)。原審判決認定景津公司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的隔膜快干壓濾機與現有技術(shù)的技術(shù)方案相等同,景津公司不構成專(zhuān)利侵權,并無(wú)不當。

關(guān)于本案是否應當中止審理問(wèn)題。本案原審判決中并不涉及上訴人專(zhuān)利是否有效問(wèn)題,原審判決是以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的技術(shù)方案屬于現有技術(shù)為由,認定景津公司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被控侵權產(chǎn)品不構成專(zhuān)利侵權的。從本案二審審理中看,本案也不是必須以行政訴訟審理結果為依據,故上訴人關(guān)于本案應中止審理理由不足,本院不予支持。

本案發(fā)回重申后當事人提交新的證據,并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。原審對當事人提交的新證據進(jìn)行了質(zhì)證,沒(méi)有因當事人提交新的證據而影響本案的公正審理。故上訴人關(guān)于本案原審違反法定程序的理由不能成立。

綜上,原審認定事實(shí)清楚,適用法律正確,應予維持。依照《民事訴訟法》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(一)項之規定,判決如下:

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二審案件受理費63910.45元,由上訴人秦強華、皇甫京華、中水長(cháng)公司承擔。

本案中,我公司資深專(zhuān)利代理人、執行董事張建成先生擔任景津公司侵權和無(wú)效宣告程序代理人,最大程度維護了客戶(hù)權益。

1999-2022 舜源專(zhuān)利事務(wù)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Jinan Shunyuan Patent Agency Co.,Ltd, All Rights Reserved.
魯ICP備09097735號-1
電 話(huà)(傳真):0531-88881466 88551234  郵 箱sdsypatent@163.com 郵 編:250001 地 址:濟南市高新區舜華路2000號舜泰廣場(chǎng)2號樓2503室
灵石县| 芒康县| 兰坪| 普兰县| 麻江县| 应用必备| 景宁| 新蔡县| 黑山县| 昌图县| 潜江市| 南木林县| 秦安县| 苏州市| 卓资县| 遂溪县| 佛冈县| 富阳市| 祁阳县| 锡林郭勒盟| 房山区| 抚远县| 深州市| 南康市| 莲花县| 蓬溪县| 屯门区| 南漳县| 竹山县| 巴东县| 迁安市| 偏关县| 林甸县| 高安市| 牙克石市| 黎城县| 井陉县| 永清县| 翁源县| 巴塘县| 德昌县|